还需要国委改变自身的认识

  近日,北京知识安全工程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吕述望先生来苏州进行讲学。6月15日凤凰网苏州邀请吕述望教授做客本期《凤凰会客厅》。

  1965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自动控制专业,现任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0年以来吕述望教授主要从事密码学、信息安全方面的研究。近期主要从事信息安全中关键芯片集成工作,承担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973)中“信息安全中关键芯片集成及其基础研究”课题和国家高科技发展计划(863)中“密码算法标准研究及其芯片集成”项目。理论研究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完全映射及其密码学应用”。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近年来,随着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博弈加剧,方向道路选择问题日益凸显。中国如何看清本质,选好道路,用好资源,建好网络,避免网络空间受制于人,出现类似于中兴“缺芯少魂”而被卡脖子事件,已经是新时代更高起点更高质量发展不可回避的重大战略问题。

  在采访中,吕述望教授首先为我们介绍了何为互联网。互联网不是单个独立的网络,像蜘蛛网一样,由一个主根控制的网是一张网,而由一张一张独立运行且有主根控制的网,平等地连接在一起时被称为互联网。

  同时他又为我们介绍到,从本质上看,目前中国老百姓使用的是由美国发明的一张网,也就是因特网(Internet)。它是由美国主根控制的网络而不是全球共有的网络,并非“国际互联网”。中国公众使用的也不是“中国互联网”,中国人使用的网络一直是主根服务器在美国的因特网,并非多张独立的网,因此,中国没有互联网。

  美国向其他国家“开放”自己的国域网,并提供部分网络服务功能,对计算机信息系统联网技术缺乏的国家无疑是一个福音。但是,1994年4 月20 日,中国将计算机信息系统全功能地接入Internet,这种把中国和其计算机一起接入到Internet的做法是有待商榷的。新技术的非理性应用导致了中国网络空间主权的全局性沦陷,美国也因此获得了世界性的网络霸权。

  2013年末,希拉里克林顿曾说过一句话:“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China”,翻译过来是“跨越中国古老的长城,穿越中国的现代防火墙,我们美国人能够到达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吕教授认为希拉里没有吹牛。美国人通过提供“优质”技术与服务,事实上占据了网络战的高地,这将给中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严重挑战。

  面临如此严峻的局势,习总书记提出了网络强国的战略思想,创新和建设都非常重要。

  租网强国行不通,建网强国才是出路,中国的“数字人”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能够体现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与特点,在“数字世界”里开创中国老百姓自由的沃土。

  吕述望教授主张中国应该建立多张独立的公众网络,例如“汉网”、“唐网”、“宋网”、“华夏网”,甚至是“吕望网”等,各有创新,自主建设,服务国家,服务人民,也避免“一张美国的网统治中国”。

  但是对于网络沦陷的问题,用改造、改良美国Internet从而使之变成中国用网是不现实的。网络安全就是国家安全,陆基民网是国家计算机信息系统网络的基础网。

  讲到网络安全,就要讲原则:“一为主权,二为不受制于人。”吕述望教授认为对于原则,中华公网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各个网之间的相互连接并不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的,而是相互的。“至今并未看到有任何国家愿意将自己的网络拿来和人家做互联网。迄今为止只有美国用Internet提供世界服务。”

  但这也并不是美国免费提供的,对于美国Internet的世界服务,吕教授笑着说:“当然大家要交钱。”

  谈及数字丝绸之路,吕述望教授认为,在将来中华公网应在丝绸之路上为世界提供基础服务。

  网络安全,还需要国委改变自身的认识。“Internet能够为世界提供服务,中国也应有这个准备,用自己的网络为世界提供服务。”

  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把美国的Internet称为中国互联网,吕教授认为这是不合适的。2015年我国教育部把网络空间安全界定为一级学科,与数理化地生等学科并列。在教育的时候,网、互联网应有明确定义。

  网络安全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不仅是国委和网络技术工作人员,作为中国公民,应首先了解关于网络拓扑和网络互联的基本知识,只有这样,大家自然会在中国网络空间安全上做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