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队抵达武汉的第二天

  3月4日早上8点,电话那头,王建业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昨晚6点多,我们第一批收治的一个病人突然不行了,他才47岁,父母都因新冠肺炎去世了,我们上了12名各学科的专家和专科护士,床旁血滤机、ECMO两台机器都用上了,大家忙活到凌晨4点,总算把患者的命保住了。待会儿,还要和我们大本营进行远程会诊。”

  2月7日,62岁的王建业带领北京医院第二批医疗队奔赴武汉。“去武汉我有两大任务,一是尽最大努力救治病人,二是把北京医院这151名队员完整地带回去,一个都不能少。”王建业说。

  2月7日下午3点,医疗队乘坐包机抵达武汉。那时,武汉一天来好几架包机,全是各地紧急驰援的医护人员。4点抵达宾馆,没有热水,没有晚饭,只有3名保安和2名工作人员发放房卡。晚上10点多,当地联络员通知他们换酒店,因为突然发现有十几个从外地回来的密切接触人员在同一酒店隔离。王建业立即通知所有队员紧急转移。在指挥部的协调下,盒饭终于送来了,此时已是深夜。

  刚在同济医院中法院区工作一周,院区数名厨师又被隔离了。王建业反复嘱咐大家,上班时宁可饿着肚子也不许吃任何东西。同日,和他们住一个酒店的另一家医院的几名护士出现腹泻。“我警惕性高,赶紧与兄弟医院领队商量,通知大家不许在餐厅吃饭,打饭回房间各吃各的。”

  “刚来时生活较为艰苦,少有肉菜,医护人员体力消耗大,一个班次顶不下来就饿了,还有队员发生了低血糖。”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王建业赶紧通过政协委员群呼吁,一些政协委员通过各种途径给他们送来了午餐肉罐头、风干牛肉等,四五天后,伙食才逐渐改善。

  北京医院医疗队分为医疗、护理和感控三个团队,医疗团队和护理团队负责患者的救治工作,感控团队负责防止医护人员交叉感染。

  “我们的感控团队力量非常强,不光有3名医院感染管理处的专职人员,还从非典时进过隔离病房的资深护士里抽调了5人。”王建业说。感控团队重点开展人员防护培训、工作区和生活驻地的感控管理。医务人员出入感染病房时,穿脱防护用品不仅要自查、互查,还要经过感控人员督查,合格的才可以进。王建业一直强调要科学防护,防护做不到位不能硬上,医护人员都倒下了,以后谁给病人治疗?

  医疗队抵达武汉的第二天,就整建制接管了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B座11层(东区)重症病房,一共50张病床,在24小时内就收满了病人。

  “我们来到病区,还不到2个小时,送来1位危重症病人,我们甚至还不太清楚病人的病史,不清楚病情程度,还来不及抢救,就去世了。”时隔多日,王建业仍记得当时的场景,“再遇到危重病人,一定要把所有法子都用上,不能留任何遗憾。”

  抵达武汉后,发现病房有些医疗设备不够,医院租了箱式货车,2个司机交替着开,呼吸机、床旁血滤机、除颤仪、超声心动、血气分析仪及远程会诊仪全带来了。前段时间最着急的就是氧气压力不够,一天全院只给300瓶氧气作为补充,1瓶只能用2个小时,医务人员非常急,有一种有劲使不出的感觉。现在随着部分病人治愈出院,他们管理的50张床,已经空了十几张床,“最困难的时刻终于过去了”。

  然而,让王建业没想到的是,第一批病人出院时,有的因为封城,没人来接;有的因为其他亲人都去世了,情绪失控;有的好不容易被送回家,却发现自己没有家里钥匙。“身体上的病痛治好了,心灵上的伤口不知何时才能愈合。”王建业说。

  新冠肺炎随着病情的发展会攻击人体很多器官,不能光盯着呼吸系统,必须上多学科团队,这一点医院在组建医疗队时就考虑到了,除了呼吸科、ICU医生,急救医学、心脏、肾内、消化、中医及肿瘤专业也来了很多专家。此次疫情的危重病人中,老年人居多,而北京医院的优势就在于老年医学和多学科综合管理。

  为了把危重症病人从死神手里抢回来,医院组建MDT团队,采用每日联合会诊机制,实行“一人一案”,精准施治。每天上午,奚桓常务副院长和在医疗队驻地下班休息的专家、医生组长通过视频与病区建立远程会诊,讨论危重病例,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积极探索治疗药物的临床应用。例如,为及时控制炎症风暴,医疗队经过会诊研究,较早使用了托珠单抗进行治疗。医疗队还建立了与医院本部的远程实时联系,利用大本营强大的医疗专家资源,为病人制定最优治疗方案。

  抵达武汉后,医疗队根据北京医院党委的决定成立了临时党总支,下设三个临时党支部,王建业院长作为党总支书记,提出了5个关注:

  一是关注队员们的工作,科学合理排班。第一批队员已经来了40多天了,安排他们休了6天;第二批队员也工作4周了,现在是每工作10天让他们休2天,开始考虑安排轮休。

  二是关注队员们的生活,照顾不同地域队员的饮食习惯,确保队员的营养摄入;有的队员出发时走得匆忙,衣服没带够,医疗队也协调购置。

  三是关注队员们的身体,要求大家每天监测上报健康状况。有一天,王建业听到一个医生咳嗽,盯了好几天,后来发现是消毒剂过敏。

  四是关注队员们的心理健康。刚开始来的时候,大家或多或少有点恐惧,现在工作顺利也适应了,“最怕大家脑子里那根弦松了”。在武汉时间长了,有的队员会想家,王建业就跟队员们说,很多人一生都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到了晚年的时候,你回过头看看,想想当年干过的事,还是很值得的。

  五是关注队员们的家庭。队员有家属需要住院的,医院协助解决,多部门筹措物资,给队员们家里送去口罩、家用消毒酒精及牛奶、蔬菜和水果等。

  每天早上7点吃完早饭后,王建业院长和奚桓副院长会带领几位处长送上早班的医护人员出发,这些每天准时出现的身影让队员们心里很温暖。“你考虑得越细,你的队伍越好带。关心不是口头说说,要拿出实际行动。”王建业说,这是他40多年工作积累的经验。

  “经过这场空前的疫情,您有哪些思考?”面对这个问题,王建业说,首先要建立更加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尤其对于新发传染病防控,要给予足够的重视。从医院层面来说,比防护物资储备更重要的是要加大感控知识培训力度。“我们不是传染病医院,医护人员虽然具备基本的防护知识,但远远不够”。恐惧是最大的敌人,疫情刚开始时,很多科主任都来要高级别的口罩,全院一共也就几千个。我们一个科室一个科室地进行传染病防控知识培训,对保安、保洁、收费员等也进行了培训,

  “第一件事就是,解除隔离后,我要给所有队员做一个全面的体检,要确认所有队员身体和心理都没有问题,我的心才能落下来。”王建业说。(记者 张灿灿)